中共中央宣传部委托新华通讯社主办

扬子江工匠系列之六:蒋诗阳——我为设备狂

2019-11-23 19:40
来源:一分快三网

“这个炸瓶现象要去看一下。”“洁净区的设备要检修了”……初见蒋诗阳,他正带着一群人围办公桌而坐,一一安排工作。作为小容量注射剂3号车间分管设备的主任助理,90后的蒋诗阳从大学毕业来到扬子江药业就和设备打交道,车间的50多台设备如数家珍。“我们设备工程师就是要保证药品生产过程中设备运行的稳定性和高效率,保证设备生产质量合格的药品。”刚开始采访他还有些拘谨,但一谈到拿手的设备时就瞬间打开了话匣子。

“一瓶都不能放过”

            

晚上12点,小容量注射剂3号车间贴标机前,设备班组9个人围在一起,交头接耳,每个人都要上手调试一番,完全没有深夜的困意。

这是佑必妥(盐酸右美托咪定注射液)生产期间,设备班组的一次设备调试现场。说起这件事情,蒋诗阳还是非常兴奋。

 盐酸右美托咪定注射液主要用于气管内插管行呼吸机治疗患者的镇静,围术期麻醉合并用药及有创检查或治疗时的镇静,是扬子江药业集团麻醉镇痛产品线推出的重磅产品。

这天,在生产前的设备调试阶段,蒋诗阳遇到了难题:贴标机出现无法识别右美瓶签的现象。“一瓶都不能放过,如果有一瓶未贴签的产品流入到市场,就是重大的质量事故”。蒋诗阳立刻召集技术骨干进行研究。

“是瓶签的颜色识别不了吗?”有人提出了这样的疑问,有疑问就要去验证,调整参数、更新程序,效果还是不明显。“是电眼装置需要调整吗?”进口零部件说明书是日语,看不懂,就用翻译软件一句一句的翻译……就这样从早上8点上班到晚上12点,蒋诗阳带着技术骨干们不断地调试设备。但是,在开展模拟挑战试验的时候,还是会有漏识别的现象。

现场一下沉默了。“安瓿瓶的摆放角度会不会对识别功能有影响啊?”蒋诗阳脑海中灵光一闪。想到就要实施,他们制作了一个0度到90度的刻盘,一点一点的调整寻找最佳位置, “找到了,75度是最佳角度。”大家终于松了一口气。从这次攻关,蒋诗阳总结了一套技巧,现在不管车间生产品种规格如何调整,都进行安瓿瓶摆放角度切换,原先数个小时的调试工作,现在只要半个小时就可以搞定,极大提升了工作效率。

要做就做最好

              

“现在我们的劳动强度明显降低了很多,以前主要操作工作就是不停地搬托盘,现在全交给机器了,比以前轻松多了。”车间灯检工段的一线工人对记者说,以前10个人一起工作,300多个托盘,每个托盘装满药液后都重达4.5公斤,灯检过程中每盘药灯检结束后就要不停的搬运,生产结束后腰酸背痛,现在6个人工作,只要查看连线机构正常运行就可以。而这些效果提升,皆源于蒋诗阳的研究项目——灯检机连线机构。

过去灯检岗位工作属于密集型劳动和重复性机械操作,想要降低劳动强度,亟需解决人员大量参与上下料的问题。蒋诗阳提出构想:能否通过创新理念设计出由多级传送带组成的联机装置,使灯检、检漏、贴标联机运行呢?

“刚开始灯检机连接,由于速度太快,炸瓶很频繁。”蒋诗阳说,自动灯检机属于进口设备,不容易对接,小组成员连续加班一周左右才将联接装置调试完成。后期经过调试、优化、不断改进,在提高生产效率的基础上,大大解放了劳动生产力。

“最近发现了一个好苗子。”谈起人才的培养,蒋诗阳很有心得。包装工段的操作工小杨内向腼腆,不爱说话,可是特别爱钻研设备。遇到一些设备故障时,设备工程师在维修的时候他于一旁凝神观看,留心学习,不懂就问。慢慢的,他能做到,当一些小的问题发生时,设备工程师不在的时候他都能先打电话咨询,再尝试自己动手解决。蒋诗阳发现这个现象后,给他安排了师傅传帮带,作为后备培养。现在小杨已经考取了设备工程师的上岗证,能够独立顶岗了,他一直非常感激:“特别感谢蒋师傅给我这个机会,让我一个操作工走上了技术岗位。”

晚上睡觉手机一定不能静音,反而将音量调到最大。这样的习惯,蒋诗阳一直保持着。人换班,设备不停。生产车间的工作性质决定了设备工程师的作息时间不规律,中班直到晚上11点多生产结束清场后才能进行设备的维护,遇到问题解决不了,现场的设备工程师只能打电话找蒋诗阳协调,晚上12点起床上班就成了家常便饭。

设备维修,争分夺秒,一旦生产现场设备出现故障,最紧张的就是设备工程师了,现场操作工20多双眼睛盯着,“什么时候能修好啊,能不能准时下班啊,都看我们的了。”蒋诗阳笑称,“压力太大,每次背后都一身汗。”压力就是动力,要做就做最好,蒋诗阳把最美的5年青春奉献给了设备岗位,用汗水浇灌技改生涯。(罗婧)

责任编辑:马小龙

热门推荐